「我私底下很搞笑又很白癡」,吳岱豪金口一開便語出驚人,「沒有辦法,很多人都會問我在球場上為什麼都不笑?可是在球場上這麼嚴肅的地方,我已經完全投入在球賽當中,怎麼還可能嘻皮笑臉!」但也許你想問,吳岱豪分明是個連下場都看似冷酷的人,哪來搞笑與白癡之說?這是因為每當比賽結束後,他總會沉浸在自己打不好的自責與沮喪當中,「我絕非大家認為的在責怪隊友,我完全地是在自責。」但在這些事情之外,吳岱豪真真切切的就是個天真的大男孩,一個懷抱夢且勇敢追夢的男孩。

 

小時後,吳岱豪的父親總會帶著全家大小一起運動,無論是什麼樣的體育類活動,吳岱豪可是從小就玩遍了!「那時候爸爸帶著我們,從足球、棒球、籃球到排球,全都讓我們玩,但真正發現自己喜歡籃球,其實是因為當時正紅的《灌籃高手》。」然而,即使國小六年級就已身長186cm,吳岱豪也並未因此踏上籃球之路,當年的嘉義並沒有籃球隊,對於各種球類都有興趣的他,選擇加入排球隊,更因為希望自己能夠分擔家計,吳岱豪決定離鄉背井至屏東練球以獲得補助。說來惆悵,一個年僅十多歲的孩子,就這樣一個人遠從嘉義南下去念書,與家人離別時的淚、夜晚躲在被裡思鄉的淚,他咬著牙都忍過了,只是這一次的遷徙,彷彿開啟了他為了夢想得四海為家的旅程。

 

光是國中,吳岱豪就念了六所,「一路打排球打到國一,慢慢的發現自己對於籃球的熱情還是勝過排球,但又因為打籃球會影響排球的基本動作,甚至被禁止打籃球,於是最後我只好選擇離開,回歸我最愛的籃球。」直至國二那年上學期,他才正式接觸到正規的籃球生活,除了住宿生活、嚴格的學長學弟制外,還有痛苦的體能訓練──跑後山,雖說肌耐力因此變強,但這卻嚴重的傷害了他的膝蓋,當時連腳踝長了骨刺,卻未獲得教練的體諒,讓吳岱豪一度想著:「只不過是打個籃球,有必要讓自己這麼痛苦嗎?」他不諱言曾想過要放棄,吃重的訓練讓他一度無法喘息,甚至連夜逃了回家。如果說他就這樣一去不復返,那至少還落得兩袖清風,但他卻選擇再次歸隊,當然他知道這一逃鬧了個驚天動地、人仰馬翻,不被懲處一下實在說不過去,不出他所料,他創下了隊上第一個被教練賞巴掌的記錄。

 

在這些由痛苦所建構而成的基礎後,吳岱豪開始在HBL賽事上嶄露頭角,高一時他跟當時高二的曾文鼎構成再興二代雙塔,「我永遠都記得第一場比賽,是跟南山高中的開幕戰!非常緊張,得失心又很重,壓力大到爆炸。」而吳岱豪人生中的首勝,是2001年的HBL,「當時對上強恕高中,打得非常艱難,咬牙才驚險撐到最後!」也許就因為得來不易,因此這次的首勝對吳岱豪來說格外珍貴。談起同期的明星球員,他特別提了當時就讀三民家商的田壘,「他又高又靈活,真的非常難對付!」。而當時他的「內線雙塔」搭檔──曾文鼎又是個怎麼樣的人?「阿鼎超喜歡看漫畫,很常半夜的時候一個人躲在倉庫裡看漫畫;又因為我們很喜歡逛街,我跟阿鼎曾兩人騎著100cc的機車在大街上跑,車子感覺都快垮了!」

 

然而,即使再興高中籃球隊一直都在水準之上,也曾有過輝煌的王朝時代,但這些璀燦回憶不免還是走入了歷史,「在得知再興籃球隊解散時,真的覺得非常可惜,我有時也多麼想要回學校看學弟練球、在球場上幫他們加油,可惜現在都沒有了。」談論至此,吳岱豪神情略顯落寞,但熱愛籃球的他,仍在籃球界努力的發光發熱,相信這對懷抱著籃球夢的孩子們,會是個最值得仰望的模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