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文化 Rock & Roll〕

南方黑人奴隸在解放以後移民到大城市如孟菲斯、紐約市北部、底特津、芝加哥、克利夫蘭、水牛城,使黑人和白人前所未有地聚居在一起。這些人聽到彼此的音樂,並模仿學習。廣播的出現讓人們在看不見演出者膚色的情況下欣賞音樂,同時黑膠唱片被發明出來並迅速流行,進一步促進了音樂文化碰撞。隨著黑人音樂流行,一些白人樂手也開始演奏爵士樂和搖擺樂,這是搖滾樂產生的基礎。

 

20世紀30年代,爵士樂占據了美國大都市的舞廳,而搖擺樂和與之對應的搖擺舞在美國鄉村非常流行。這是最早被主流白人接納的黑人音樂。40年代,這一類樂隊越來越喜歡使用高音號(包括薩克斯管)、說唱歌詞以及布基伍基節奏(極快的爵士樂炫技演奏)。二戰期間,由於缺乏物資、觀眾和樂手,傳統的大爵士樂隊難以為繼,紛紛改成幾個人上台的小樂隊,僅留必要的吉他手、貝斯手和鼓手。

 

把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作為搖滾誕生地的銘牌,特別提到DJ「月亮狗」的貢獻

40年代,電吉他、麥克風、黑膠唱片和放大器都已經被發明出來,搖滾樂隨之誕生。當時的音樂工業也在變化,大西洋唱片等專門服務小眾的獨立公司成立,還有同一類型的獨立電台專門推廣它們的音樂。越來越多相對富裕的白人青少年迷上了這種音樂,這也促進了「搖滾樂」發展成聲勢宏大的獨立流派。

 

「搖滾」這個詞原本用來描述船隻在大海上的動態。20世紀早期,這個詞既可以用來形容黑人教會的崇拜熱潮,也用來暗指性行為。早在「搖滾」這個詞廣為流傳以前,已經有數個福音音樂、布魯斯和搖擺樂唱片使用了這個詞彙。40年代,這個詞用來專指面向黑人市場的節奏布魯斯。1942年,告示牌 (雜誌)的專欄作家開始把一些快節奏的歌稱為「搖滾」。1951年,克利夫蘭的廣播DJ「月亮狗」開始大量播放這一類音樂,並堅持把它們稱為「搖滾」,使這個詞得以走紅。1952年3月21日,「月亮狗」在克利夫蘭組織了第一場搖滾音樂會,名為「月亮狗加冕舞會」。當天混合了各色人種的觀眾和表演者,數以千計的場外樂迷試圖闖入場內,使音樂會在接近騷亂的最後一曲中結束。

 

由於搖滾的崛起是一場循序漸進的演化,很難說哪一張唱片是「第一張」搖滾專輯。

早期美國搖滾樂(1953-1963)

鄉村搖滾

A black and white photograph of Elvis Presley standing between two sets of bars

1957年,埃爾維斯·普雷斯利為新作《監獄搖滾》拍的宣傳照

「鄉村搖滾」通常指(但不是專指)20世紀50年代中期,由白人音樂家表演並錄製的搖滾樂。主要代表人物有埃爾維斯·普雷斯利、卡爾·帕金斯、傑瑞·李·里維斯。他們的作品比較偏重於搖滾樂對鄉村音樂的傳承。同一時代的黑人音樂家,其搖滾樂往往帶有節奏布魯斯風格,不歸於「鄉村搖滾「這一類。

 

1954年埃爾維斯·普雷斯利(貓王)在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太陽工作室錄製了一首小有名氣的單曲《沒事了,媽媽》(That’s All Right, Mama)。普雷斯利演奏了一種糅合了鄉村音樂和布魯斯音樂風格的新音樂形式,後被稱為鄉村搖滾,它以呃逆式的唱腔、迅速有力的鼓點和近乎痙攣的吉他風格而聞名。他由此開始成為了第一個搖滾音樂巨星。第二年,描述青少年叛逆的電影《黑板森林》使用「比爾海利與彗星合唱團」的《搖擺時鐘》當主題曲,開啟了搖滾機車的隆隆轟鳴。《搖擺時鐘》是歷史上最轟動的搖滾歌曲之一,年輕人瘋狂地追隨「比爾海利與彗星合唱團」,在某些地方引起騷亂。可以說,是《搖擺時鐘》把搖滾樂介紹給世界。

 

1956年,更多鄉村搖滾歌曲在社會上傳唱,其中有約翰尼·卡什的《佛森監獄藍調》、卡爾·帕金斯的《藍色絨面鞋》、埃爾維斯的《心碎酒店》。[28]在接下來的數年裡,鄉村搖滾成為商業上最成功的搖滾風格。後期的鄉村搖滾,特別是創作型歌手巴迪·霍利的作品,深深影響了以披頭士樂隊為首的英國入侵時代音樂,並由此影響了至今的流行音樂。

嘟·喔普

嘟·喔普是50年代最流行的音樂形式之一。它強調多聲部合音和無意義的配音唱詞。由於配音聲部常使用「嘟」、「吧」等唱詞,因而得名。

作品翻唱

很多早期的白人搖滾名作都是翻唱或借鑑已有的黑人節奏布魯斯歌曲。從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節奏布魯斯發展出了更強烈的節奏和更狂野的風格,以適合當時流行的大眾舞蹈。雖然此時黑人音樂仍然被許多白人經營的電台所忌諱,但音樂家和製作人們很快發現了搖滾樂的潛力,並且競相投資白人對黑人音樂的翻唱活動。大多數貓王普雷斯利早期的成名作都是翻唱自黑人節奏布魯斯,包括《沒事了,媽媽》(That’s All Right, Mama)、《肯塔基的藍月亮》(Blue Moon of Kentucky)等。

 

翻唱是當時的唱片工業的習慣做法,美國版權法中的強制許可法令讓這一行為變得更加容易(現在也是如此)。最常見的形式是把黑人節奏布魯斯翻唱成白人流行音樂。消費力更強的白人聽眾更容易被自己熟悉的曲調打動,因此被「主流化「的布魯斯音樂銷量更好。這裡面也許有種族偏見的因素,不過白人市場有更成熟的分銷網絡,在各方面都占有優勢。

 

黑人音樂家被翻唱以後,也並不總是一無所得。最有名的例子是,白人歌手帕特·布恩把黑人小理查的歌曲《長個子薩利》翻唱成更大眾的版本。不久,這首翻唱歌流行起來,小理察的原版也獲得了寶貴的電台播放機會。為此,小理察曾經在自己的聽眾面前把帕特·布恩稱為「使我成為百萬富翁的人」。

衰退

巴迪·霍利和「蟋蟀樂隊

 評論界普遍認為,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第一波搖滾樂開始退潮。到1959年為止,貓王入伍,小查理轉行當牧師,傑瑞·李·里維斯和查克·貝里入獄,又爆發了唱片公司賄賂電台的醜聞。1959年2月3日,巴迪·霍利、里奇·瓦倫斯「大波普」死於同一場空難,當天被稱為「音樂死去的那一天」。這一切給世人搖滾樂滅亡的印象。這時的搖滾樂被指有「女性化」傾向,歌曲排行榜充斥著愛情民謠,全都以女性聽眾為主打市場。這與搖滾樂的叛逆精神背道而馳。

不過也有歷史學家認為,這一時期的音樂仍然有些成就,比如出現了多軌道錄音,出現了電聲的嘗試。車庫搖滾和衝浪音樂也在這一時期產生。年輕人中還自發形成了一種全民參與的舞蹈——扭擺舞。